返回列表 发帖

[心情物语] 封网就是数字时代的焚书

本帖最后由 彭丽芳 于 2018-1-10 22:36 编辑

中国古代有个暴君秦赢, 姓赵氏。自号秦始皇。他一生干了一件中国人2500年来都记得的事:焚书坑儒。做这种灭绝文化的人,注定是历史的罪人,无论他做的车同辙量同衡对当时以至以后社会经济影响如何深远。因为历史发展经济活跃车总会逐渐同辙,量也会慢慢同衡的。但书烧了学者活埋了,文明的结晶就extinguished了。后人就不会知道还有这样的人想过这样的事。所谓百家争鸣也就缘木求鱼而已。

历史进入21世纪。封闭互联网,阻断信息流动,在5-6个国家成为一种统治标配。谷歌被逐出有年,才有百度助纣为虐莆田。比如外国的即时通讯平台 Wahtsapp, Telegram 统统被封,只许驯化好的 Wechat 可用。因为一贯的雷厉风行一刀切的作风,动辄搞成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殃及池鱼。

近来发现一个人畜无害的在线古籍图书馆也彻底歇菜了。其实夏天起,在线图书馆的下载链接,就被百度和谐了。原以为大会风头过后, 会有所缓解。如今可谓屋漏又遇连雨天。


封网就是数字时代的焚书。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enshot20180110110719.png
2018-1-10 13:36


enshot20180110110929.png
2018-1-10 13:37
人类与强权的斗争,就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 --- 米兰 昆德拉
看样子知道的太少了,之前都不知道有这个网站。看这类书,都是想着,反正借书证是免费的,直接去图书馆借书看好了。还可以顺便看看杂志什么的。也许不需要,所以也没找。

不喜欢百度,大兄弟,你就不能换个搜索引擎么?无语。谷歌搜索可以用的吧,不能用吗,怪了,上回还专门搜了下翻译来着。
本帖最后由 彭丽芳 于 2018-1-10 22:21 编辑

回复 2# chunyexue

妹子大概不经常去北图看书借书吧... 另外,他家有好多流失海外的孤本书哎。

澄清一下, 书格没有关掉。但百度网盘以往的下载途径不好用了。

[quote]
书格20180111062547.png
2018-1-10 19:27

.。。我们要感谢海外的众多图书机构,例如:哈佛图书馆、日本国立国会図書館、日本内阁文库、早稻田大学图书馆、德国柏林国家图书馆、法国国家图书馆、米沢图书馆、日本版画、巴伐利亚州立东亚数字图书馆、美国国会图书馆数字本典藏、藤井永観文庫、耶鲁大学图书馆–古籍部、世界数字图书馆、魏玛包豪斯数字图书馆、Digital Library for the Decorative Arts and Material Culture


人类与强权的斗争,就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 --- 米兰 昆德拉
本帖最后由 lisa_maodou 于 2018-1-10 23:07 编辑

国内图书的数字化,这块做的非常不好(可能的原因有:看专业书籍的人不多,图书为非盈利行为,无法吸引资本入驻,图书的战略意义尚未提升到国家层面)。。我其实想签约国内各个大学的图书馆的数字图书,但向公众开放的平台很少很少,品类也不多,智能化不够,找起来非常麻烦。
额,不是不经常去,而是没去过。蟹蟹科普。
不感谢。只要想想它们哪里来的这些书,不感谢。
专业书籍有版权的,电子怎么保障出书人的权益。我下次少看法律类书籍,说话有点。
突然想到的,专业书籍,有的哇,电子版,不就是那个什么什么来着,名字挺直白的,想不起来了。
嗯,国内专业书籍的电子化对于个体很不友好。最大的电子书库,基本上是对于大学或者研究所开放的,私人没有账号是不能上的。。。北图的确很棒棒,问题是超多的书,不是你拿个借书证就能借到的。。。
虽然国内移动支付很先进,但是在文化传播这点上,大家都没有下功夫。我希望马云爸爸别搞什么乡村扶贫了,中国文化的网络传播才是很实用立竿见影的活。。不过估计和政府部门要扯皮了。但凡牵扯到文化教育,政府就一副要被迫害的小白花样。。。
我在追的文:重生之神级学霸;我要做皇帝;青越观;瓜田李夏;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天下第一蠢徒;种田文之女配人生;天工;安息日;末日宗师;美食供应商;重生之富二代;养虎为患;名门闺战;八零后修道记;学者综合症;周公的任务;慕之年年《最后游戏[末日]》;重生之豁然;重生之喜相逢;1980他来自未来;知足常乐
本帖最后由 彭丽芳 于 2018-1-12 11:03 编辑
去图书馆借书 ...
谷歌搜索可以用的吧,不能用吗,怪了,上回还专门搜了下翻译来着。

chunyexue 发表于 2018-1-10 18:23


真的吗? google search 可以用了吗? 你试过。 我上海的朋友说PC端可用Google map  移动端还不行?


书格在 Googel Drive 上的链接:

没去过北图, 或去过北图而‘头痛’ 的的书虫有福利了。  
https:\/\/drive.google.com\/\/drive\/\/folders\/0B59W0kcOXxj6UUdYUzRYOHE0R1E
怎么是出现三个信息。卡了吗?
怎么说呢?嗯……你信不信随意就好,反正我没有骗你的必要。我写论文的时候,用的谷歌来翻译的,就这个事。
本帖最后由 xxxs 于 2018-1-14 00:24 编辑

多好的一个网站,又被领狗粮的糟践了!更无耻的是,还要把“弘扬文化,保存知识”的一片拳拳之心用来挑拨离间,含沙射影。

      想到了鲁迅先生,他的文章到现在还有着鲜活的生命力。

      现在有些不满于文学批评的,总说近几年的所谓批评,不外乎捧与骂。

  其实所谓捧与骂者,不过是将称赞与攻击,换了两个不好看的字眼。指英雄为英雄,说娼妇是娼妇,表面上虽像捧与骂,实则说得刚刚合式,不能责备批评家的。批评家的错处,是在乱骂与乱捧,例如说英雄是娼妇,举娼妇为英雄。

    批评的失了威力,由于“乱”,甚而至于“乱”到和事实相反,这底细一被大家看出,那效果有时也就相反了。所以现在被骂杀的少,被捧杀的却多。

  人古而事近的,就是袁中郎。这一班明末的作家,在文学史上,是自有他们的价值和地位的。而不幸被一群学者们捧了出来,颂扬,标点,印刷,“色借,日月借,烛借,青黄借,眼色无常。声借,钟鼓借,枯竹窍借……”借得他一榻胡涂,正如在中郎脸上,画上花脸,却指给大家看,啧啧赞叹道:“看哪,这多么‘性灵’呀!”对于中郎的本质,自然是并无关系的,但在未经别人将花脸洗清之前,这“中郎”总不免招人好笑,大触其霉头。

  人近而事古的,我记起了泰戈尔。他到中国来了,开坛讲演,人给他摆出一张琴,烧上一炉香,左有林长民,右有徐志摩,各各头戴印度帽。徐诗人开始绍介了:“纛!叽哩咕噜,白云清风,银磐……当!”说得他好像活神仙一样,于是我们的地上的青年们失望,离开了。神仙和凡人,怎能不离开明?但我今年看见他论苏联的文章,自己声明道:“我是一个英国治下的印度人。”他自己知道得明明白白。大约他到中国来的时候,决不至于还胡涂,如果我们的诗人诸公不将他制成一个活神仙,青年们对于他是不至于如此隔膜的。现在可是老大的晦气。

  以学者或诗人的招牌,来批评或介绍一个作者,开初是很能够蒙混旁人的,但待到旁人看清了这作者的真相的时候,却只剩了他自己的不诚恳,或学识的不够了。然而如果没有旁人来指明真相呢,这作家就从此被捧杀,不知道要多少年后才翻身。
哎, 送两个常客一张图。本馆和吃瓜群众都坐桌边装着嗑瓜子呢....
1600x-1.jpg
2018-1-14 14:31
戒无可戒再戒一戒 忍无可忍还忍一忍, 腐败孕育‘民主’,‘倡廉’复辟独裁。错在哪里?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