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学院人生

10已有 759 次阅读  2024-02-18 15:58

近日微信朋友圈中一个“悼亡帖”刷屏。作者陈朗是耶鲁大学宗教研究的博士,曾任教香港高校。2019年她先生徐晓宏入职美国密西根大学社会学系助理教授,她辞职去国,随夫赴美。未几疫情爆发,她工作无着,决定改行。不幸的是,2022年她获得密大录取通知的同时也收到先生的癌症诊断书。202312月先生不治,享年45周岁。今年一月她发表纪念帖,在微信中广泛流传,也引发“误解”、指责,不得已又写了第二帖补充说明。

 

去年秋季才看到相关的募捐帖子,没想到当事人病情急转直下,恶化如此之快。一代学人英年早逝,留下哀痛的妻女,显然是个悲剧。但由此引发的争议可能是更大的悲剧。从纪念帖的描述来看,徐工作勤勉但事业不太顺利,学术期刊投稿失利,为之忧心忡忡。在美国学院中求生存,投稿被拒司空见惯。要是他几年后获得终身教职,过往挫折想必也会被同胞们解读为“励志”故事。偏偏他不幸染病,偏偏他太太又情感丰富,文笔犀利,于是争议就产生了。

 

有人批评徐博士“大男子主义”,让太太牺牲了事业。有人说他不成熟,染病期间只考虑投稿,不多陪伴家人。陈为亡夫辩解,希望大家能理解他作为“男权社会中的女权主义者”面临的窘境。客观事实是太太为家庭放弃的个人权益更多,但对逝者也不必求全责备。知行合一本就困难,而制度对人的异化又何止发生在学院中的学者身上。更重要 的是,我们不能也不该要求每个女人都为爱发电,无私奉献。即便对陈博士来说,一辈子还长,中年丧偶未尝不能迎来新的开始。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 嘉讷 2024-02-19 10:40
    特意找了陈朗的帖子来看。确乎真实地伤心,真实地回顾。不过网友们的回应有些奇怪。这种情况下正常的难道不应该是希望陈节哀顺变么?倒感觉是找着了机会,叫嚣一下自己的诉求,显示一下自己的卓异。可能是我太老了吧,恕我不能理解……
    曾刷到一个27岁的男生,辞职照顾身罹癌症的母亲,后来母亲于元旦之后即辞世。一堆up主发表视频评论此事,男生在每一个视频下都回复,“删掉!这是我的妈妈,不是你们的素材!"
  • lovemore 2024-02-19 12:44
    唉,众生皆苦
  • Hongmei Yu 2024-02-19 16:21
    瓜子磕多了,什么仁都有。
    世界之大,什么样的网友都有啊。
  • 夜夜笙歌 2024-02-19 21:50
    Hongmei Yu: 瓜子磕多了,什么仁都有。
    世界之大,什么样的网友都有啊。
  • 颜小火 2024-02-20 06:21
    时也命也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