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西印度毁灭述略》:“文明”对人类的征服与毁灭

3已有 848 次阅读  2020-08-12 21:09
上次说到为什么要读这本书。这些天把它读完了,总共有130页,英文译者是Nigel Griffin。读得不算快,因为内容都是讲西班牙人如何害人,比看过的恐怖电影还恐怖,感觉很沉重。

下面几段概要介绍摘自维基。
该书所涉及的地域包括了现在中美洲、加勒比地区、南美洲的大部分区域,几乎所有当时被西班牙所征服的地区都有记载。加勒比海地区,有小西班牙岛、古巴岛、波多黎各岛、特立尼达岛、牙买加岛以及佛罗里达半岛。中美洲有尼加拉瓜、危地马拉、尤卡坦半岛以及墨西哥高原等地。南美洲方面,在加勒比海沿岸,有现在哥伦比亚的卡塔赫纳、圣玛尔塔等地和委内瑞拉以及内陆的奥里诺科河流域,在南美西海岸方面,包括了秘鲁等原印加帝国的统治区域以及现在哥伦比亚的内陆地区,此外还有拉普拉塔河地区。
书中主要记述西班牙人在美洲的烧杀抢掠为主。据记载,西班牙人在村落中往往进行不分男女老少的屠杀,手段残忍,比如有挑破孕妇肚皮、摔死婴儿等等,也有将印第安人用文火炙烤致死的。还写道西班牙人奴役印第安人,有在农场或者矿场里做苦工,或是背负搬运极重的东西,几乎不给食物,导致大量印第安人死亡。 在采珠场里强迫印第安人长时间在水下采集珍珠,露出水面稍长就被监工殴打。 还提到西班牙人为了掠夺印第安人的财富,常常向印第安人强行出售没收来的偶像,这显然和向印第安人传播基督教的任务的相悖的。
由于西班牙人行为残暴恶劣,拉斯·卡萨斯常常说他们为“所谓的基督徒”、“自称的基督徒” ,也有谴责他们的“残暴的基督徒”、“凶恶的基督徒” “基督歹徒” ,甚至是咒骂“这些基督徒都是些白痴、吝啬鬼、凶残暴虐之徒和品质恶劣之辈”、“基督徒也定被判入地狱” 以及“把这群基督徒称做魔鬼”。相反,拉斯·卡萨斯相当同情印第安人,认为他们善良、聪明,容易接受基督教,并能成为很好的教徒。
在书中涉及到一些当时的权贵,而这本记述又是要给西班牙王子看的,拉斯·卡萨斯很少在书中直呼其名,一般代称总指挥,队长、总督等等。对于一些重大事件,如墨西哥的科尔特斯(Cortes)囚禁蒙特苏马(Montezuma)以及秘鲁的皮萨罗(Pizarro)杀死阿塔瓦尔帕(Atahuapa)等事,书中均有记载和不点名的批评。
拉斯·卡萨斯将此书上呈给卡洛斯一世之后,受到国王的重视,并在此后的一些法令中接纳了拉斯·卡萨斯的建议。并在1544年派他去美洲担任恰帕斯地区的主教。此书出版后影响巨大,由于此书触及到了西班牙征服者的利益,赞成者和批评者均很多。赞成者认为拉斯·卡萨斯勇于揭露真相,富有人道主义精神。反对者认为他无中生有、信口开河,损害西班牙的利益,而且质疑其记述的可靠性。 而在日后的西方史学界,仍视此书为西属美洲文献中的经典,拉斯·卡萨斯亦因此得到称许,如历史学者詹姆斯·汤普森便形容他为西属美洲历史家当中的“第一位同时也是最伟大的一位”。

现在我来摘引几个西班牙人残害印地安人的例子,然后评论一下。

在小西班牙岛上(现在的海地),总督(应为Nicolas de Ovando)到心脏地带的一个王国参观,这个王国当时由一个女头领Anacaona统辖,总督带来60骑兵和300步兵,三百个地方头领被命令聚集欢迎西人,总督把一些首领骗到一个茅草屋,让士兵把他们活活烧死。其他印第安人也被矛或者剑杀死,为了显示尊重Anacaona,把她吊死,她年仅29岁。

屠杀Anacaona和其属民

这个岛上的第五个王国叫做Higuey,其年老的皇后也被吊死,卡萨斯说他亲眼看到西班牙人是怎样把无数当地人活活烧死或者把他们砍成碎块。战斗结束所有的男人都被杀光,小男孩,女人,与婴儿被分给胜利者,有人得到三十个,有人得到50个,甚至有人分到两百个,这取决于他在暴君-名曰总督的花名册里的位置。这样做的借口是他们的新主人会教他们真理和基督教信仰。结果,一群残忍,贪婪,邪恶的男人,几乎个个跟猪一样无知,来负责看管这些可怜的灵魂。他们把男孩送到金矿去挖金,那里的条件是可怕的。把女人送到田地或者她们的主人的庄园,耕田种地,一项只有最坚忍最强壮的男人才能干的活。不论男女只能吃到野草和其他没有营养的食物,婴儿母亲的奶水很快枯竭,婴儿死去。男女分离从不得相见,没有新人诞生。男人在矿下因不堪重负和饥饿死去,女人在庄园也是同样的命运。

我的评论:总督Ovando主导的这两个大屠杀,现在叫做Jaragua Massacre和Higüey Massacre。这个岛的土著居民叫做泰农人(Taino),据估计1492年哥伦布发现这个岛时人口有数十万到一百多万,被西班牙人这样残杀奴役之后,到1507年仅幸存6万人,到1514年还剩下三万两千泰农人(Russell Schimmer, 种族灭绝研究项目,Yale University),到卡萨斯写书的时候应该更少了。Ovando于1502年到这个岛,可是他于1501年就命令把讲西班牙语的黑人奴隶进口到美洲,这应该是因为他在1501年就被西班牙皇后伊莎白拉任命为总督。暴殄天物,暴殄人类,没有比这个更凶残了,把居住了数千年到上万年的土著居民杀光,再从大西洋对岸进口奴隶。问天理何在,实际上也没有意义,人类就这么凶残,强权就是天理,虽然并非一直这样,但是经常如此。不要麻木地认为,一切会变得越来越好,印地安人一切都挺好了上万年,突然大难临头,就是种族灭绝。

从卡萨斯这本书里,可以说西班牙人的远征就是抢劫杀人。另看资料是这样介绍Ovando领队的远征,1502年2月13日从西班牙出发,有三十艘船,2500人。卡萨斯也在其中,还有未来征服印加帝国的刽子手皮萨罗,未来统治波多黎各的Leon。未来屠杀阿孜泰克人的Cortes是Ovando远亲,本来要随队来,但是在西班牙美的林与已婚妇女通奸被人发现逃跑时受伤而没有成行。这个船队于当年四月份到达小西班牙岛的圣多明革镇。

跟卡萨斯同时代略晚的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写了唐吉诃德,说唐吉诃德如何幻想自己是个骑士,如何要改造世界。跟其他征服美洲的西班牙刽子手一样,Ovando却是名符其实的骑士,他是西班牙Order of Alcántara出身的军人,贵族。这个宗教军事派别跟法国的圣典骑士类似。圣典骑士协助十字军东征,保护到耶路撒冷朝拜的基督徒,收益颇丰,拥有大量土地资产,不交税,最后比法王还富有,法王内战外战,债台高筑,就找借口陷害圣典骑士,到1312年教皇在法王压力下解散了圣典骑士。可是一部分圣典骑士逃难到葡萄牙,成为航海家,帮助葡萄牙垄断大西洋。因为西班牙跟葡萄牙是兄弟之邦,有约不能到葡萄牙垄断的地盘航海经商,因此也促成了从大西洋往西探险的尝试。而Order of Alcántara,也包括圣典骑士,帮助西班牙征服穆斯林,立下战功,这个宗教军事派别每每打败穆斯林,抢占城堡,也变得富有。所以可以说,打仗,掠夺,屠杀,是他们几百年的传统。

继续谈卡萨斯的叙述。西班牙人于1509年登陆波多黎和牙买加这两个岛,他认为两岛人口有一百万人,经过各种残酷灭绝之后,每个岛只剩下不到200个原居民。原居民最怕西班牙种野狗(mastiff),而加勒比海岛居民以前看见的狗很小,可食用,是现代奇华华的祖先。

讲到尼加拉瓜省,卡萨斯说道,这个暴君(指Pedrarias Davila)在1522年或1523年把肥沃的尼加拉瓜加入他的领地。他派出远征军(即抢劫队)到附近省份,他允许其同谋随便带走多少奴隶,他们把若干囚犯一队用链子绑在一起,每个人驼大约75磅重物。有一次-这样次数很多-四千原居民就这样开始长途跋涉,其中只有不到六人能够再看到他们的故乡,所有其他人都死在路上:若一个负重者出问题,因路遥重负饥饿缺乏休息而变得太弱,西班牙人就会把他的头砍下来,这样就不必截断套在脖子上的链子,头落在一边,身体倒在另一边。你可以想像这会在其同伴那里引起多么悲惨的效果。
我的评论,这种生动的场景没有在西方电影里看到。我只是在一部电影(Apocalypto)里看到是阿孜泰克印地安人对其他印地安人类似这样对待。可见这个电影应该是把卡萨斯的描述给扭曲了。
有一次,总督决定重新分配奴隶,也许因为他脑袋一热或者想从他的旧伙伴手中剥夺一些分给他的新宠。因为这个混乱,原居民没有机会种一些地,结果没有足够的谷物,基督徒把所有的当地人自种自食的玉米全部没收,因此造成原居民因饥荒而死去两三万人。有的母亲甚至杀死孩子吃掉。
总督压迫奴役印地安人多么残酷,卡萨斯举了另一例子。强迫他们从内陆把木头扛运到海边造船,要走160多公里的路。他们曾经并且仍在把孕妇和新的产妇当做负重牲口使用。
强盗的贪婪是无限的,Davila在1514年已经近70岁了,被西班牙国王费迪南指派为最后一次远征军的指挥官,有19艘船,1500人。
所以可以看出,这些暴君-总督,都是西班牙国王和王后的远亲或亲信,他们到了新世界就是暴君,不受西班牙本土什么制约。应该说,欧洲国王对其贵族和军人还是大度的,他们打仗自己攫取大量战利品和奴隶,所以他们杀人不眨眼。像中国封建皇帝那样,军人就没有战斗力,战后奖赏要由皇帝确定,好不容易封给一块地不久又变着法子夺回去,将军们很容易被满门抄斩,狡兔死走狗烹,是中国皇帝能睡好觉的土方子,随便用。最后导致这个国家成为不尚武国家。像西班牙这样的帝国,毕竟卡萨斯还可以向皇帝或王子报告这些种族灭绝惨无人道的状况,若是中国,谁敢说皇亲国戚皇帝亲信的不是?可以说,西方帝国主义对本国本族人开明,对世界具有很强的侵略扩张性,中国相反,压迫本国本族人,最后连抵抗侵略的凝聚力和能力都缺乏。

进入瓜地马拉省的是另外一个惨绝人寰的屠夫暴君,Pedro de Alvarado,他是Cortes的副手。各处印地安人首次看见西班牙人都是盛情款待,可是屠夫很快现出杀机。Alvarado把当地头领召来控制住,跟他们要黄金,他们回答说瓜地马拉没有黄金,他就声明因为他们这样说而犯罪,把他们活活烧死。
他以不同方式抢劫毁灭了大约600公里见方的地域,这是地球上最肥沃人口最密集的地方(按照卡萨斯的说法),杀死了所有的头领和打仗年龄的男人,把幸存者打入奴隶的地狱,当需要他们进贡更多的奴隶时,原居民只好给出他们自己的儿女,所有的奴隶都被船运到秘鲁拍卖。
我的评论,可以说整个西班牙人统治美洲这段时间,他们都像神经病一样,一方面把不同地方人杀光,再从其他地方贩运奴隶。各个战犯只要能多抢多捞就不择手段。
卡萨斯接着说,恰恰是这个屠夫自己准确地笔录下来,这个地区比整个墨西哥王国人口还多,然而,在此地,他和他的兄弟们以及武装到牙齿的同志们,应为1524-1540年死去的四五百万灵魂负责。
这个黑卫兵的一个诡计是,任何时候他要进攻,就带着尽可能多的已经被征服地方的原居民,让他们战斗。既然他无法为这样一两万原居民提供食物,他就允许他们吃战俘,因此盖下皇家印章允许在营地开屠人作坊。在那里他监管屠杀和烧烤儿童,成人被杀掉砍开,手脚被看作口味最好的肉块。消息传出,地区其他人都吓呆了。
另一个灭绝式杀人的职业是造船。比如从大西洋到太平洋这里大约是八百公里,他让原居民扛运三四百磅重的船锚。他同样用这些裸体无防护的人在陆上搬运大炮。


军营屠人吃肉场


我的评论,说了这些惨绝人寰的历史,那些战犯的后代,现在对中国人说我要帮助你争取人权,你信吗?可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说,中国政府从古到今从来没有让人民享受人权,本质上是一种内部分裂,外人钻空子的国家。

“珍珠海岸,帕里亚与特立尼达”这章描述当今属于委内瑞拉东北海岸一带的状况。冒险家(Juan Bono)于1516年率领六七十人登陆特立尼达岛,岛民像自己的血肉那样欢迎他们。他们装作要在岛上定居,让岛民建一个高大的木屋,快建好了的时候,西班牙人说要人多点加快进度,很多男人进去之后,西班牙人在外面把出口封住,把他们杀了然后再把木屋烧毁。杀死烧死一两百人。掳去180-200个男人,一半到波多黎各卖作奴隶,然后再把剩下的人运到小西班牙岛卖掉。卡萨斯当时在波多黎各,就其邪恶暴行质问这个指挥官,他回答说:“先生,别当回事,我的上司们的命令很具体,如果我不能在战场上逮住他们,就向他们承诺和平作为一种欺骗他们放弃的手段,然后奴役他们。”
另有多明尼加派牧师到这里传道,是卡萨斯那个教派。牧师承诺一些美好前景,当地人很高兴,但是牧师前脚走后脚就有西班牙人来,邀请当地首领夫妻及其他人到船上玩,结果这船开到小西班牙岛,这些人被卖做奴隶。几次误会之后,当地人就把两个牧师杀了。
卡萨斯说自己有一次侥幸逃脱,当地人杀了另外两个多明尼加派牧师和一个方济派牧师。
帕里亚半岛这个曾经人口密集的海岸地区,超过两百万个灵魂被绑架卖到小西班牙和波多黎各岛做奴隶。在那里,他们采矿或者干其他重活,就像以前说过的一样,这些人成群死去。
毫无疑问的事实是,这些人被围剿被强行绑架到船上,至少三分之一的人不幸死于海途上被扔到海里,不用说很多人没上船就被杀掉了。之所以死亡率如此之高,是因为出资贩运奴隶的人为了获得最大赢利,船上除了为船员提供食品之外没有任何东西,因此没有提供给奴隶犯人的食品和饮水,结果很多人死于饥渴,葬于水墓。一个证人告诉我,在一次从巴哈马到小西班牙岛的航行中,奴隶是从巴哈马掳来的,距离大约四百多公里,船没有指南针也没有地区海图,仅仅靠海上飘浮的尸体当做航线。
在整个创世以来最残酷最可诅咒的事情之一是西班牙人使用原居民采集珍珠。渔获珍珠的人的生活条件比地球上任何其他条件都糟糕。他们从早到晚呆在水里,经常在7-9米深水处劳作,很少被允许到水面喘气,必须在水下游泳撬开牡蛎。把网兜装满他们才浮上水面,喘气,把牡蛎交给西班牙工头,工头坐在小船上。如果他们多花几秒钟呼吸,工头就会打他们或者抓住头发把他们按下水,要他们继续潜水。他们的食物只是鱼,然后,只是牡蛎,或许,一点土产面包。牡蛎不能提供足够营养,土产面包极难做,他们处于永久的饥饿状态。晚上他们被铐在一起睡硬地,防止逃跑。常常,有人潜水再也没上来,不幸的人可以被鲨鱼整个吞下。这些牺牲品在死前几天处于痛苦挣扎中,工作的性质就是这样他们干几天之后就会死去,因为没有人能长期呆在水下不换气,水寒刺入骨髓。大多数人被自己吐的血窒息,因为长时间呆在水下,高水压致肺破裂吐血(现代应该叫做潜水病,深潜,快速浮升,导致肺血管破裂)。有的人拉稀便血而死,因为太寒冷。把他们打入这样的活地狱,压迫者就这样灭绝了整个巴哈马岛的居民。

委内瑞拉王国(指原居民的王国)。对于西班牙人在新世界的行动,编写虚假报告发回西班牙,成为一种习惯。一些误导性的报告,造成西班牙国王于1526年签订协议,把委内瑞拉无条件置于一些德国商人的管辖之下。委内瑞拉比西班牙还大。这些商人率领至少三百人进入委内瑞拉,看到比其他地方都温顺的居民。这些具有人的形状的恶魔毁灭了长达2200公里的恩赐沃土,杀了所有的人或把他们驱逐出家园:200多公里宽的峡谷多金和人口。我个人估计超过四五百万可怜的灵魂被这些邪魔送到地狱深处,他们发明了魔鬼撒旦的方法进行大屠杀。
他举例说明德国总督(应该是指Ambrosius Ehinger)多么邪恶:把当地人扣押,不给食物和水,让家里人交黄金来赎人。有的人所幸有足够的黄金,回家后以为可以正常生活了,但是总督又派人去把他们抓回接着要黄金,这样很多人被放被抓两三次。没有黄金,最后结果很多人饿死。
同一恶魔为了打通到秘鲁的陆上通道,他带了很多原居民负重70-100磅行路,这些人被铐着,走不下去就被砍头,像前面说过的那样。
我的评论,因为西班牙当时规定只有西班牙男人才能去新世界,所以有德国人是改成西班牙名字才成行。女人需要结婚跟丈夫一起去。所以这些西班牙军匪到美洲强奸盛行。而委内瑞拉这个事件,说明德国商人买通了当地一些西班牙人,从西班牙政府那里得到管辖委内瑞拉的权力。

还有很多残杀印地安人的介绍。可是他对墨西哥和秘鲁的介绍不够详尽,大约是因为卡萨斯不太熟悉,也因为这两地的大屠夫太有名,他们自己也要写报告向西班牙国王述职。关于皮萨罗的暴行,我在“巴托勒枚与1550年的巴利亚多利德辩论”有所介绍,在此再不重复。我现在想说的是,中国的皇帝太猥琐了太能欺负自家人民。比如宋朝,连越南交趾(河内)都打不下来,在唐朝,那里本来就属于中国的。大文学家王勃惹事,导致其父被发配到交趾,他去探父落海而死。明朝自愿猥琐,朱元璋不允许出海占有什么岛屿,那时南洋的海岛多少是无人居住的,到后来郑和下西洋,什么岛也不占,祖宗定的法一点都不能改。郑和之后一个多世纪,哥伦布跨洋发现美洲,几十年内西班牙把中南美洲全部占领抢劫屠杀完毕。到今天,为了南海那点巴掌大小(哪怕相对于加勒比海)的地方,中国都站不住脚,被人掐住石油商业运输咽喉。祖宗有罪,罪在千秋,暴君对内残暴专制有罪,罪及子孙百代。

值得讨论的是,卡萨斯从来没有在书中提及什么传染病导致印地安人死亡,这是当今讨论印地安人灭绝时常用的说法,给人感觉是有人想对印地安人种族灭绝一事推卸责任。显然,根据卡萨斯的描述,印地安人根本来不及生病就被大批灭绝:杀死,烧死,吊死,砍头,累死,饿死,渴死,溺死,西班牙野狗咬吃活人,等等。我查了一下,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后的半个世纪,欧洲并没有什么大的瘟疫流行,因此,说欧洲人带来传染病导致印地安人大量灭绝是不可靠的。并且西班牙每个船队规模无法同美洲人口相比,这些殖民者,应该身强力壮才能参加跨洋远征,Cortes只是通奸被发现逃跑受伤就错过了1502年的船队。荒唐的是,人们却把梅毒归咎于哥伦布从美洲带回来的,可是哪有证据表明他最先登陆的小西班牙岛(海地)的土著居民有梅毒?况且最早发现梅毒是在1494/1495年的那不勒斯,不是在西班牙本土,而且这个病被叫做法国病,因为法国人跑到那不勒斯打仗把疾病带回传播。虽然有一种说法是西班牙人故意给印第安人带有天花病毒的毯子,可是果真如此也只能算是种族灭绝的一种方式。况且,那时很多西班牙得过天花因此有群体免疫力吗?这个无法证明。不过,我在网上找来一篇“征服者的秘密武器:灭绝印第安人的天花”,其中一段介绍看上去是真的,不过,这确实是种族灭绝手段,而不是通常媒体含混说的疾病导致印地安人灭绝,仿佛疾病传播是自然的:
1763 年,英国殖民者入侵加拿大,遭到当地印第安人的激烈反抗。一天,抵抗侵略者的两名印第安人首领,忽然收到了英国人送来的“礼物”——毯子和手帕。难道英国人有意讲和了吗?印第安人大惑不解。然而,没过多久,很多印第安人便陆续得病,失去了战斗力,还有许多人因病而亡,英国人达到了不战而胜的目的。
  原来,1763 年3 月,英国驻北美总司令杰佛里·阿默斯特爵士,写信给当时在俄亥俄一宾夕法尼亚地区进攻印第安部落的亨利·博克特上校,他建议:“能不能设法把天花病菌引入那些反叛的印第安部落中去?在这时候,我们必须用各种计策去征服他们。”于是博克特命令自己的部下,从医院里拿来了天花病人用过的毯子和手帕,上面沾染了天花病人皮肤粘膜排出的病毒。一天,正在同英军作战的两位印第安部落首领,突然收到了英军表示“和解”、“友好”的“礼物”——毯子和手帕。没有见过这类“西洋”织物的善良印第安人,出于良好的愿望收下了这些“礼物”。可是几个月后,在印第安人世代居住的地区,一种从未见过的奇怪的疾病迅速流传于印第安部落。英国人用这种奇怪的“礼物”,打了一场听不见枪声的战争,使印第安人无条件的交枪投降。我查了一下这个事件的真实性,维基介绍如此:“Amherst's legacy is controversial due to his expressed desire to exterminate the race of indigenous people during Pontiac's War, and his advocacy of biological warfare in the form of gifting blankets infected with smallpox as a weapon。” 英国人在18世纪初学会种牛痘防止天花。

研究瘟疫传播史,可以说意大利是个关键地方,看看方济派祖师圣佛郎西斯得了多少传染病,看看意大利的“文艺”复兴是发生在黑死病大“瘟疫”之后。quarantine(隔离40天)是威尼斯人发明的主意,说明那时瘟疫多么盛行。前几天看到中文媒体的一个争议,说是中文翻译的一个历史简本中描述黑死病可能起源于中国,显然,这样编历史的人确实昧着良心,带有种族歧视的印迹。事实上不但是写历史,哪怕是读历史的人都会知道古希腊历史家修昔底德,他写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名垂青史,该书记述了公元前5世纪斯巴达和雅典之间的战争,他是这场战争的亲历者,他在书中描写他得了鼠疫(黑死病)的感受,所幸他万死一生地活下来了。公元前5世纪,中国跟西方有什么关系?没有任何关系。中国人古代根本就不知道黑死病,就算黑死病病毒在自然中存在,但是中国不是城市化商业化的国家,因此那时不具备传播鼠疫这类瘟疫的条件。战争虽然容易传播疾病,可是中国没有伯罗奔尼撒战争这样战争交加瘟疫的历史。并且,因为中国人有古老的饮茶和熟食习惯,因此通过口腔传染的病不多。而欧洲人,尤其是贵族,只能把酒当水喝,所以他们的酒文化发达一些,现代欧洲人含的可消化酒的基因所占人口比例相对于其他民族更高一些,毕竟,连圣经(新约)也反复谈论美酒,可见罗马帝国殖民地的酒文化多么流行。
葡萄牙差不多比西班牙到美洲早一个世纪就在非洲建立殖民地,可是没见过谁强调欧洲人把传染病带到非洲导致多少非洲人死去,也没见过说非洲原发传染病因此传到欧洲。对比之下,显而易见,说欧洲人的传染病导致印地安人灭绝是一种极端避重就轻的说法。况且,欧洲人到美洲,应该染了当地疾病没有抵抗力而死去不少才合理。
从对瘟疫和地区的态度来说,中国人自古以来具有超级的偏见与固执,差不多周朝建立一开始,就自认为中国(那时的地区概念)是最好的,其他蛮夷之地根本不值得去。云南海南越南都是瘟疫瘴气之地,更不屑一顾,苏轼被贬到岭南,吃到荔枝才矫情地说不辞长作岭南人,得意一番,当朝宰相看他日子过得好逍遥,再贬到海南。中国封建制度多么昏庸啊,不能开疆拓土,远方沃土竟然成为发配犯人贬谪大臣的地方。



殖民于他人的土地,用他人做奴隶,为自己发财的18世纪:大三角贸易


总的来说,拉斯·卡萨斯的《西印度毁灭述略》是一部伟大的历史作品,生动现实地记录了西班牙殖民者对印地安人种族灭绝的情况。经过他的努力,以及中南美洲地域的广大,还是有一些印地安人幸存下来,因为西班牙殖民者没有带女性移民,加上后来又有黑人奴隶,造成这些地方种族混血。现在美国民主党提名副总统的哈里斯,其父虽然说是牙买加黑人,但是具有多少黑人,印地安人,西班牙人,英国人的混血血统恐怕很难搞清楚。

如果没有卡萨斯的作品,殖民者后代就会倾向于掩盖对印地安人的种族灭绝历史。比如看维基介绍北美的屠杀事件,把印地安人杀几十个殖民者也算上,而屠杀印地安人的规模通常是几百人。然而,前面所说的生物战就不包括在内,并且通常人们说印地安人得传染病而死仿佛是自然的,没有特别说明是欧洲人的生物战的结果。

那么,到底有多少印地安人被灭绝了呢?McKenna, Erin, and Scott L. Pratt. 2015. American Philosophy: From Wounded Knee to the Present. 第375页描述:
同样很明显,这个半球的共享历史就是以种族灭绝和奴役双重悲剧为框架,两个悲剧是过去500年欧洲侵略的遗产的一部分,从南到北的原居民被迁移,死于疾病,被欧洲人通过奴役强奸和战争而屠杀。在1491年,大约有1.45亿人生活在西半球,到1691年,美洲原居民人口减少了百分之90-95,或者大约1.3亿人。
根据伦敦学院大学的地理学家,欧洲人在美洲殖民杀害了如此之多人口,导致了全球气候变化和冷却,大量死亡也促进了欧洲经济,“美洲人口消失可能无意之中导致欧洲人统治世界,它也允许欧洲工业革命和欧洲人的继续统治。”

8/24/2020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 夜夜笙歌 2020-08-13 13:25
    坚持写作,致敬。
  • 思想 2020-08-16 22:44
    中国光刻机开发50年,为何还落后国际7代以上?

    我不看内容就可以这样回答,因为中国人从来没有诚心也没有学会搞资本主义。而荷兰是现代资本主义的鼻祖。ASML的主要股东应该是荷兰菲利普公司,这个公司当初是马克思的亲戚成立的,中国的公司可以幸存这么长时间吗?
    我对菲利普的产品印象倒不是很好,曾经买过一台电视因为色彩比较好,但是没有几年就坏了。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