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剧作家皮埃尔·高乃依(续)

5已有 605 次阅读  2020-12-02 18:31
高乃依那个时代,他们剧作家也叫做诗人,因为台词具有诗意。那么高乃依写的诗到底叫做什么诗呢?我的感觉是韵律诗。
想起以前知道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尽管我一行也不会。那么可以研究一下什么是十四行诗,原来这个东西叫做Sonnet。
“十四行诗,又译‘商籁体’为意大利文sonetto,英文Sonnet、法文sonnet的音译。是欧洲一种格律严谨的抒情诗体。最初流行于意大利,彼特拉克的创作使其臻于完美,又称“彼特拉克体”,后传到欧洲各国。
彼特拉克的十四行诗形式整齐,音韵优美,以歌颂爱情,表现人文主义思想为主要内容。他的诗作在内容和形式方面,都为欧洲资产阶级抒情诗的发展开拓了新路。同时代的意大利诗人和后来其他国家的一些诗人,都曾把彼特拉克的诗作视为十四行诗的典范,竞相仿效。每首分成两部分:前一部分由两段四行诗组成,后一部分由两段三行诗组成,即按四、四、三、三编排。因此,人们又称它为彼得拉克诗体。每行诗句11个音节,通常用抑扬格。
莎士比亚的诗作,改变了彼特拉克的格式,由三段四行和一副对句组成,即按四、四、四、二编排,每行诗句有10个抑扬格音节。以形象生动、结构巧妙、音乐性强、起承转合自如为特色,常常在最后一副对句中概括内容,点明主题,表达出新兴资产阶级的理想和情怀。”

这段介绍,说明最早把“sonnet”翻译成“商籁体”的是福建人,有人嘲讽福建哪个翻译家翻译的巴尔扎克作品有浓厚地方口音,比如“sonnet”的翻译,籁耐不分。

但是,横竖,没有人知道什么“商籁体”,甚至十四行诗。用中文写诗,还是七律更方便吧。

高乃依虽然写过sonnet,但是戏剧台词那么多,显然按固定格式写是不大可能的。只能说高乃依,莫里哀的台词中有很多押韵的句子,句子长短大约十多个音节。

前段时间,写文章涉及过文艺复兴时期大诗人彼特拉克。他是意大利语言的最重要创始人,是sonnet的首创者。他读了很多古书,还收集了古书,像西塞罗的书信。跟高乃依一样,父亲想要他做律师,结果走上文学道路。那个时代律师,诗人是什么阶级?是资产阶级。中国人的概念,资产阶级是资本家,是狭隘的马克思观念。

我感兴趣这些文学家,因为他们是时代进步的体现,集数世纪的积淀,才能有一个文化崛起的时代。

彼特拉克的十四行诗,被后世欧洲国家模仿,作曲家也喜欢创作这种形式钢琴曲。

彼特拉克的十四行诗的押韵方式如下:


彼特拉克写的梦中情人诗句,翻译成英文失去诗韵:

Sonnet 227

Original ItalianEnglish translation by A.S. Kline

Aura che quelle chiome bionde et crespe
cercondi et movi, et se’ mossa da loro,
soavemente, et spargi quel dolce oro,
et poi ’l raccogli, e ’n bei nodi il rincrespe,

tu stai nelli occhi ond’amorose vespe
mi pungon sí, che ’nfin qua il sento et ploro,
et vacillando cerco il mio tesoro,
come animal che spesso adombre e ’ncespe:

ch’or me ’l par ritrovar, et or m’accorgo
ch’i’ ne son lunge, or mi sollievo or caggio,
ch’or quel ch’i’ bramo, or quel ch’è vero scorgo.

Aër felice, col bel vivo raggio
rimanti; et tu corrente et chiaro gorgo,
ché non poss’io cangiar teco vïaggio?

Breeze, blowing that blonde curling hair,
stirring it, and being softly stirred in turn,
scattering that sweet gold about, then
gathering it, in a lovely knot of curls again,

you linger around bright eyes whose loving sting
pierces me so, till I feel it and weep,
and I wander searching for my treasure,
like a creature that often shies and kicks:

now I seem to find her, now I realise
she’s far away, now I’m comforted, now despair,
now longing for her, now truly seeing her.

Happy air, remain here with your
living rays: and you, clear running stream,
why can’t I exchange my path for yours?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