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看完《告白》后的一些想法

1已有 3961 次阅读  2011-03-12 08:39   标签告白 
    今天终究还是把告白给看了,怎么说呢,很令人纠结的东西,我是一个很平凡甚至庸俗的人。我从电影进入正题开始便一直在简单的想到底是谁的错?修哉?直树?亦或是美月。。。随着故事的深入,我一直在推翻自己前一刻的想法。最后:是谁的错?已经不能再简简单单的描述我看电影的想法了。说实话其实我看这篇电影最大的感受就是日本人好可怕,人类好可怕,世界好可怕。说句开玩笑的话我真想大声喊:妈妈呀!地球好可怕,我还是会火星去好了!
 
    其实一开始我并不想用可怕这个词,这词可能显得笔者有些肤浅,但是我真的是怕了。笔者阅历的还很短,也没见过什么大的风波,说简单点就是幼稚,我承认我很自私,因此我很佩服森口,毕竟摧毁一个人,杀掉他远没有摧毁掉他的灵魂他的信仰来的跟严重。我曾经想过如果我要是很恨一个人,那么我会让他活着,活在痛苦中。随着时间的推移,故事中死掉的人越来越多,谁才是最无辜的?
 
    奏口?一个一无所有的曾经富女人。她没有了丈夫也失去了自己最疼爱的女儿,最可笑的是自己女儿的最根本的死因看起来是那么的荒谬。但是她报复了,而最后不仅那两个直接的凶手还有间接的凶手都死掉了或者是崩溃了。也许有的人说她不配为一个教师,但是教师也是一个人啊!谁又有资格让另一个人成为圣母?正如韩寒所言,中国把老师神话了,不过是你给钱我出力罢了。并不是说老师不好,笔者也很尊敬自己的老师,甚至有崇拜,但是所有行业都是平等的,没有什么职业是需要仰望或者践踏的。(也许差别在于钱?苦笑)我们再回来说奏口,她受的伤害很多,但是这都没有什么能来做借口的,可以说最后的结果是她来推助的,生命的消逝是事实,她如修哉、直树一样杀了人,这便是结果。百科上对奏口的注释是圣职者/ 伝道者,有些可笑,直白的可笑。一个杀人犯成了圣。但是这也是事实,她阻止了修哉杀掉全校的师生,也从精神上结果了一个又一个的杀人犯。可以杀伐来制止杀伐这都是借口,其实所有人都知道血染掉的不光有手和衣服还有灵魂。没有什么是干净的。一个被污染了的圣职者。
 
    直树。一个脆弱的人,他有错吗?他无辜吗?最后他坐在楼梯上喃喃自语,总的来说是什么?是背叛,他杀人是因为背叛,可想而知这些自白赚取了无数人的心疼。但在笔者看来这更像是掩饰的借口。友情,如此的廉价,低贱到因为对方的背叛,便可以去结果另一个幼小的生命去报复。那弥漫自空中的呓语,充满了恨与恐惧,他怕死!他怕。。。   直树是可怜的。他一直生活在妈妈:直树是最好的孩子了,直树最乖了。这样的话语和现实的反差中。一面的肯定,一面的否定,还有自己的天真与不努力使他千疮百孔,最后因为修哉的肯定仿佛确定了他母亲的话也否定了那个他不愿意面对的现实。他因此无比看重修哉。但是事与愿违,修哉打破了那个幻想,那垂危的世界真的倒塌了,最后奏口的威胁使他的劣根性毕露无疑,怕死。直树:“我还不想死,我才13岁...我还是个处男。”真是可笑至极但也有悲伤。求道者,他求的是肯定,但仅仅只是求而已。他最终还是注意到了,他最后坐的那个楼梯旁边墙壁上的是唯一肯定他的母亲的血。直树是可怜的,因为最后已经没有人在去肯定他了,就连死前的妈妈也是,一个只愿意相信自己的可怜的女人。如百科所讲,一个慈爱者,一个毁灭了自己孩子的慈爱者。
 
    美月。一个最令我琢磨不透的女孩子,一开始的她,好像是一个清醒的女孩子,她能保持旁观,但是慢慢的对于同班同学还有老师的描述中那淡淡隐藏着的不屑动摇了我的看法。直到她luna sea的身份浮白。我无法揣测她到底是处于什么样的动机去做那一切。也许,没有动机,只是因为高人一等的感觉,其他人只不过是小白鼠而已。在luna sea还未出现时,她与修哉的吻,曾经感动过我:也许修哉真的改善了,而他也会得到幸福。这样的想法层出不穷。但是她对她身份的自白,还有对奏口为修哉的辩解总是让我有一种:“啊,那不是爱情!”的感觉。有些像小言里那些不知所谓的女配:我是最优秀的,只有他配得上我,而我最了解他。同样,我也不知道她在受修哉那一击后是否还活着,眼中是否有泪,心里是否会痛。还是。。。。一种于己的不可置信。北原 美月,殉教者,一个高傲的女孩。

    修哉。一个最纠结的孩子。聪慧的令人嫉妒,但他同样令人害怕。对于他杀人我不想多做评论,因为这已经太多了,且这也不是我最在意的。我最震惊的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居然能为自己的母亲做到如此,或者真的是为他的母亲吗?也许,因为太爱了,爱的深极了。那个被妈妈责骂笨,被监督一遍又一遍拆卸组装的小小身体不是幻影,但是又是什么能支持他去如此的渴望他母亲去肯定他的呢?真的是爱吗?逆转的钟最后还是顺时针旋转下去了。幻想中,修哉的母亲拿着剪报留下了泪,但这真的是幻影还是现实?继续去追究也无用了,即便有泪也在那一场爆炸中蒸发掉了。被真相打击的孩子是多么的凄凉,他终究属于哪里?没有母亲,没有家。恐怕如果有来世他也许更愿意生为那一只被他虐死但依旧由母亲的小猫吧。其实笔者总觉得他并不在乎美月,因为他的心太小了,偏执阻碍了别人的进驻。如果他活下去,如果美月的尸体一直没有被别人发现,如果他一直孤独下去。那当他面对冰箱里的美月时,他的想法会一直不变吗?真的不会后悔吗?信奉者?我不了解是否贴切,但我觉得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乞爱者。
 
    影片是随着告白而前进的,但也可以说是靠着一个又一个人的死亡前进的。樱宫的死是因为他的滥交,直树母亲的死是因为她盲目的肯定与否定,美月的死是因为她总是在傲视别人,修哉母亲的死在于她的迁怒与冷血。那么爱美呢?一个年仅3岁的孩子,对于她笔者的感受可能有些偏激,庆幸。是的,庆幸。庆幸她在能去真实感受世间冷漠前便死了,她在她无罪前便死了,虽然笔者相信的是性恶论,但仍然不可否认的是活下去,虽然也有功,但也有罪。影片的最后还有人活下来了,那些同学和新男老师,他们是一样的,无知。而奏口呢,活着吗?也许早死了,那具躯壳中剩下的只有恨。修哉只有盲目。直树只有孤独。其实总结来说他们剩下的只有绝望。
 
    。。。。。开玩笑的。。。。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 夜夜笙歌 2011-03-12 08:44
    很有感触啊。要是能简单介绍一下情节就更好了。
  • Quietly呓语 2011-03-12 09:05
    yeyeshengge: 很有感触啊。要是能简单介绍一下情节就更好了。
    情节?不好说啊~这还是需要去自己看的。
    大概就是:老师奏口因为自己的女儿被自己的两个学生一个很荒唐的理由杀死后去设计毁灭那两个学生。(凶手同学A、B) A:天才学生,因为幼年被母亲抛弃,希望得到身为机学教授的母亲的肯定而努力,但最终因为一个女孩惨杀家人的新闻掩盖了他得奖的新闻。因此要靠自己的发明杀人去证明自己。最后想杀死全校师生而放的炸弹呗奏口放到了他母亲那里,造成他亲手杀死自己的母亲。B:总是被母亲夸很乖的孩子但因为现实的反差而失落,因被A利用而报复性的杀了奏口的女儿,最后因为奏口骗他们说往他们的牛奶里放了身为爱滋病患者的樱宫的血液并且奏口利用新老师逼疯了他,最后在因为他妈妈想要杀了他未果后反杀了他妈妈。总的来说就是这些,当然其中还有其他真相,但还是希望你自己去看看。
  • Quietly呓语 2011-03-12 09:11
    当伦理和正义分歧,你该选哪边?
    杀人者的与复仇者的心理演进,轮番敲击著我们内心的道德尺度
  • 夜夜笙歌 2011-03-12 09:12
    Quietly呓语: 情节?不好说啊~这还是需要去自己看的。
    大概就是:老师奏口因为自己的女儿被自己的两个学生一个很荒唐的理由杀死后去设计毁灭那两个学生。(凶手同学A、B) A:
    可能不敢看。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