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领导与服务

10已有 2409 次阅读  2018-02-26 11:20

开学前突然接到我校图书馆馆长X的电子邮件,要求和我商量“一点小事” 。因为忙着备课,我建议通电话,如有需要再见面。

 

本以为X要谈与图书馆有关的事宜,比如馆藏的东亚书籍。通话内容却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他说:找我是因为大学即将选举新一任教授议会的主席,他与图书馆所有同事看好我,希望我能接受他们的提名。对此我深表荣幸和感谢,但我目前已在执行委员会服务,还当系主任,精力有限,没法再担当新任务了。而且,我一年半后要休学术假,参选任期两年的议会主席时间上也不合适。听到我谢绝,X表示遗憾,但希望我今后能考虑参选。

 

挂掉电话,我不由想到同事们对行政工作的态度与国内同行大相径庭。我校绝大部分教授对任何行政工作都表现得兴趣欠奉,说到当“领导”的前景,就要抱怨会议太多,杂事太多,浪费时间。即便担任行政职务者,也会表示自己是为大家服务,也为学到新知识和经验,并不得意洋洋或踌躇满志。

 

以上是否美国教授的套话,用来显示自己的清高?也许。但在美国大学“当官”的确责任重,权力小,服务为主,领导为辅。做系主任,要排课、评工资、评职称、申报财政预算等,上有教务长,下有学生,内有同事,外有校内外其他部门,俗务缠身,报酬微薄:每一任三年内少教两门课,或每年多拿两千美元津贴。在执行委员会服务,任务更多、更大、更杂,从招聘教授、审核财政预算到课堂上是否允许学生录音录像,都要发表意见,也不过能每年少教一门课。

 

当“领导”福利少,腐败也就少。但这种体制是否抑制了教授为民服务的积极性呢?这就无解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 小马 2018-02-27 07:16
    因为美国的行政级别和中国的行政级别带来的收益不同啊。。。。
  • buttery 2018-02-28 19:21
    基本上东亚区域都是类似的,传统中国儒家文化的影响?
涂鸦板